新闻中心

您的位置: 首页>

你厌恶的蚊子他却爱了68年绝对不能丢

2019-08-05 15:09:52

“蚊子很毒,靠叮人传达疾病;蚊子又很心爱,明星泡泡画出来美得很!”对于这个打了60多年交道的“老伙计”,云南省寄生虫病防治所专家董学书如此评价。

世界上有3000多种蚊子,我国就有400余种。云南因其独特的地舆气候环境,成了它们“抱负”的繁殖地,种类达300多种。在这数百种蚊子中,有8种是云南疟疾传达的首要媒介。

从蚊种调查、标本收集,到养蚊子、画蚊子……上世纪60年代以来,董学书就一向从事蚊虫分类研讨事业;83岁高龄的他,在退休后的23年时间里,依然据守作业岗位,对蚊子“不离不弃”。

亲朋曾多次喊他出去旅游,董学书却放不下手头的作业。近年来,为了防治登革热,他又把首要精力放在研讨覆蚊上,相关成果《我国覆蚊属》将于本年国庆节前后出书。

画蚊子,专著惊到国外同行

放好玻片、调准焦距,一边瞄着显微镜,一边握笔作画……当记者进入作业室时,董学书正埋头画蚊子。

落笔前,董学书对着显微镜重复比对标本。为了减少偏差,他特意挪开风扇,整间作业室里只听得见笔落在纸上沙沙的声音。

1996年,董学书退休。可办理完退休手续的第二天,作业室又出现了他瘦弱而繁忙的身影,查找文献资料、制作蚊虫标本、讲解蚊虫分类辨别……

“跟蚊子打了一辈子交道,停下来反而不习惯。” 董学书说。

因检索图的需求,画蚊子成了他的首要作业之一。

“做蚊虫分类辨别研讨,还得靠那一幅幅图。”董学书说,雄蚊尾器作为蚊种的首要辨别特征,有必要一点一点描摹出来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对于没学过画画的董学书来说,画蚊子的进程极其艰辛。蚊子尾器有许多纤细的部分,毛发长短、粗细、斑驳大小都得在检索图上清楚出现。这就要求他有必要不断调节焦距,重复比对标本。“一横便是一横,一点便是一点,错了就会误导别人。”他说。

遇到杂乱的图,董学书要花上3到5天时间完成。当天画不完的部分,他还会一个人来到作业室加班,图画好了回家才干睡得踏实。

日复一日,董学书的蚊子越画越顺,也越画越好。不过,由于长时间埋头作业,他的颈椎出了问题。一回到家,脖子总是会有些难受。可第二天,他又会按时出现在显微镜前。

2010年,耗费近6年时间的《云南蚊类志(上卷)》正式出书。2400余幅有关蚊虫尾器的“工笔画”如同镌刻一般,过来交流学习的外国专家对此惊讶不已,争着抢着要把书带回去。

有一天,董学书从外国文献上得知了雌蚊尾器也可用来辨别蚊种,极度兴奋的他又开始了全新的研讨作业。

寻蚊子,斗罢毒蛇遇猛兽

画图前需求有成套的蚊虫标本,包括幼虫和成蚊。没有标本,蚊媒流行症的防治作业也就无从谈起。但大多数蚊子都散布在户外,踪迹难寻。

云南地舆气候特别,生物多样性丰厚,是我国蚊类区系和物种散布的中心地带,也是蚊媒流行症较多的省份。每年3月到11月,到了蚊虫出没的季节,董学书会深化到偏僻荒僻的寨子,展开蚊种调查,脚印遍布云南12个州市,近60个县。

云南低到70多米的河谷地带,高到2000多米的高寒山区,蚊虫都有或许繁殖。这对研讨流行症昆虫身世的董学书来说,云南无疑便是一个最大的“矿藏”。每年刚开春,他就和同事们去户外收集标本,一去便是大半年,到蚊子越冬了才回来。

“蚊子它会飞呀,欠好抓,可是又想要,急得心痒痒。”董学书说,碰到不太好抓的蚊子,只能再等合适时机。

可有时蚊子没抓着多少,倒遇着了毒蛇猛兽。

上世纪70年代,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的一个村子,董学书正在一片草丛附近收集标本。忽然,地上冒出一条眼镜王蛇,和他的个头一般高。董学书吓得一动不动,本想移动步子往后跑,没想到又被一条母蛇堵住了退路,其时前后夹击的间隔仅有几米远。

所幸,没过几分钟,母蛇就往草丛下钻了过去。看准了时机,明星泡泡董学书一个箭步往回跑,才算躲过了毒蛇的进犯。“其时直冒盗汗,现在想想仍是有些后怕。”他说。

收集标本时,蛇是来回途中的“常客”。竹叶青喜爱攀爬在竹子上,最不容易被发现,可每天董学书和同事都要碰上好几次。为了和毒蛇作斗争,董学书还专门去买了一本书。

边境线上森林高密,人烟稀少,一到晚上常有野兽出没。为了收集标本,他们又不得不冒这个险。明星泡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,董学书和同事还会撞见一双双“发亮”的眼睛,不是下山的黑熊便是围猎的豺狼。

面临全部或许出现的风险,董学书没有后退半步。他告知记者,标本收集作业很辛苦,但很有意义,需求一向延续下去。

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云南寄生虫病防治所共收集了上万套蚊子标本,其中有发现的蚊虫新种26种,我国新记录种20余种,成为国内最大的蚊类标本馆之一,明星泡泡为蚊媒流行症的研讨作业提供了有力支撑。

生命不息,斗蚊不止。董学书已和蚊子整整纠缠了68年。“蚊子是一种能够变异的昆虫。蚊虫研讨事业绝对不能丢,还要长时间做下去。”他说。